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认罪、悔改、称义、成圣

 
 
 

日志

 
 
关于我

认罪、悔改、称义、成圣

网易考拉推荐

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作者:赵晓  

2012-11-13 18:1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作者:赵晓

赵晓: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按:本文按赵晓博士在中国神学论坛第四届研讨会发表演讲整理。研讨会于2011年8月18日至20日在韩国首尔举办。


[转载]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今天我们要探讨的题目是:“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首先,我想简要谈一下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会有一些什么样的特点。

一、二十一世纪中国的特点

我们认为,第一个特点是工业化、城市化为导向的中国。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经济改革带来了中国经济的巨大成就,以平均每年接近10%的速度成长,到2010年为止,中国也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这样快速并持续的增长,在世界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其中它最伟大的、最重要的一种力量,就是工业化。

在工业化的引领下,我们通过改革做了许多事情,比如引入市场、走向国际、引入民营企业,等等。未来15年里,中国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动力将是城市化。在城市化的基础上引发中国的内需增长的潜力,带动中国经济大概保持15年平均每年9%的高速增长。大概用10年左右的时间,中国经济将会超过美国经济成为全球第一大的经济体;大概20年左右的时间,中国的内需市场可能会超过美国加上欧盟的总合。我们相信,由于过去一段时间的转型,中国经济已经在走向一种新的增长模式,也就是从过去30年的全球化外需增长的模式在转向城市化内需增长的模式。

第二点,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会成为一个现代文明的国家。在2007年,中共“十七大”提出了四个文明: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生态文明。我们认为,这实际延续了近代以来中国发展的一个总体方向,就是要从一个传统的民族走向一个现代文明的民族。

第三点,就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会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这也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由于2008年的金融海啸,中国至少提前10年进入到全球舞台的正中央。我们相信,在很短的时间里,中国将要回到历史上千年大国与强国的位置,而且会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这是二十一世纪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在去年的柳溪领导力峰会上,我曾经讲过一段话。我认为,过去的2000年中影响世界最重要的事件,是耶稣基督的诞生以及福音的广传;过去的1000年里,影响世界最重要的事件,是马丁·路德和加尔文所倡导的宗教改革以及近现代文明的兴起;过去的500年,影响世界最重要的事件是哥伦布发现的美洲大陆以及美国的崛起;而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我们看到影响世界最重要的事件是中国的崛起,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中国回来了。中国将快速地回到它在以往的漫长的历史时段中的位置。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前面我们讲到的,主要是一些优势,但是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与危机。

[转载]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我们知道,中国改革有一个特点就是不配套,经济改革单兵突进,政治法律的变革遥遥在后,其他的变革甚至无从谈起。不配套的改革带来了不公平,另外也带来了不经济。虽然增长很快,但是不够高效,社会也不和谐。不配套、不公平、不经济、不和谐就隐含着未来的巨大的挑战与危机。

中国改革在未来的挑战将会越来越大,跟过去30年是不一样的。过去30年里,经济改革和经济繁荣可以满足许多人的需要。但是在今天的中国,许多人的需要已经不在经济层面,而是进入到社会层面、政治层面,甚至也进入到宗教和信仰的层面。政府的改革必需考虑并满足这种需要,但是现在我们似乎没有做好准备,而且各方面的动作都是非常慢的。一连串的中国危机性事件,已经显示出这一点。

二、福音化与工业化、城市化之间的关系

我们知道二十一世纪的中国,至少前半叶2030年以前,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化的中国。这段时间,我们认为福音化的变革会引发社会变革,并产生进一步变革的需要,工业化、城市化从来都是福音的机会之窗。我们看到欧美在工业化的时期是这样的,后起的国家比如韩国、新加坡也是如此。中国的经济变革正在引发国内的变革,旧的文明范式崩溃,新的文明范式兴起,中国的这场变革与历史上所有的变革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是一场有十字架的变革,中华传统文化将与基督信仰融合,形成新的中华文化。因此,我们看到一个异象,就是“30-30异象”。

文明变革的关键在未来的10到20年,也就是说2030年以前中国会经历巨大的变革;同时,我们也相信,2030年以前也是中国福音在中国大陆最为扩展的时期。在2030年以前,如果中国基督徒的人数能够突破这个国家总人口的30%以上,我把它归结为“30-30异象”。这意味着,中国几千年的属灵的黑暗权势将成为过去,中国属灵的天空就将亮了,中国也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基督教国家,也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宣教国家。有人说,中国将是全世界最大的金香炉。我们也相信,中国会成为未来对全球影响最大、最多祝福他人的国家。很显然,从基督信仰上帝的国度的眼光来看,一个重要的决战时刻已经来临了,这是全世界基督徒的决战时刻。不光是中国大陆,但主战场却是中国大陆,未来15年中国大陆将出现一波非常猛烈的复兴。这场复兴将决定中国乃至世界的上帝国度的未来,这是我们讲的第一点。

[转载]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第二点,我们看到中国未来这样一场属灵的决战,不仅是数量的决战,也是质量和能量的决战。过去30年里,中国基督徒的人数迅速增长。但是按照目前的状况,我们可以概括为:有数量、缺质量、少能量。所以,我们可以注意到,大家都希望我们有更多的社会影响力,能够对中国社会有更大的祝福,更多的帮助。我们相信,这样的局面在未来的15年可能会扭转,也就是数量、质量、能量上都会有突破。

第三点,是世界的宣教形式和在中国将要引发的已经来临的这场属灵决战的意义。我们知道,世界的宣教在19世纪达到高峰,1900年的时候全世界的基督徒占世界总人口的34%,但是二十世纪到本世纪呈现衰落的势头。2000年,全世界的基督徒占世界总人口的比重只有24%,100年下降了10个百分点。基督徒占世界人口的比重在过去的100多年里不仅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回教徒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迅速的崛起,他们在1900年人数大概为2个亿,现在已经是十几个亿,非常接近基督徒的总人数。凭借他们的高出生率,回教徒的数量将迅速地占领整个欧洲一半以上的人口,并逐渐在美国形成一种强大的力量。

韩国很多宣教士看到,如果韩国的回民达到20万人,那么在2020年即未来的10年里,韩国的回教徒总人数就有可能超过基督徒。所以,回教徒有一个计划,就是要在2020年宣布全球穆斯林化。因此,全球第一大族群将不再是基督徒群,而是穆斯林,而从目前的增长形式来看,这是完全有可能的。能够扭转这一局面的只有中国的复兴,中国的基督徒人数比重,从目前我们知道的总人数1个亿增长到4个亿或5个亿,从目前占全社会总人口的7.8%左右上升到30%以上;另外一个人口大国就是印度。如果中国出现了新一波的复兴,再加上印度的复兴,就有可能阻挡穆斯林的计划。我们知道另外的一个时间点是2030年,据说以色列准备在这个时间召回全世界的以色列人。他们认为,金融危机或许产生一种效果,鞭策犹太人回到以色列。中国的城市化的完成,正好是在2020年到2030年。所以,我们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就是中国的复兴一定会影响和带动全球。

三、中国教会的三大包袱

第三点,我们想讲一下从基督信仰上帝的国度的视野来看,中国教会要迎接这样一个决战时刻的障碍是什么,我归结为三大包袱。这三大包袱会阻挠我们进入新一波的复兴,阻挠着我们迎接这个决战时刻。

[转载]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第一个是历史的包袱,我们经历过历史的荣耀,历史的复兴给我们带来了历史的荣耀。我们很喜欢谈论80年代、90年代怎么样,但对不起,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一切都过去了。所有历史的荣耀,历史的伤害,历史的模式一不小心已经成为历史的包袱,将会阻挠着中国的教会得到更大的复兴。就像以色列,他们进入到迦南地,他们得地为业,他们小富即安,随后他们就停下不走,没有得到迦南城,最后失去了命定的祝福。

第二个是政治的包袱。我相信存在着这样一种倾向,将冲破政府的宗教管制看成是中国教会复兴的关键。我认为,这陷入了政治的包袱。其实教会复兴的关键是悔改而不是审判,是攻克己心,而不是对付他人。教会真正要关注的重点从来也都是灵魂和自由,而不是政治与政策。我们看到一个例子就是欧美。欧美是完全自由的,政治自由、宗教自由,但是欧洲的教堂空空如也。今天的美国,特别是对基督信仰的追求,出现日益走下坡路的趋势,可见“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如果教会要过得好,是要靠政府某个政策改变了,才能活得好,那么活着还是单靠食物。我们也不认为中国的“出埃及”是走出政治的管制,而是走出几千年的黑暗的属灵权势。

第三个包袱是本位的包袱。我发现很多的教会就如同是某些开发商一样,只关心自己的楼盘,不关心城市的整体发展,缺乏国度的异象和使命,各自为战,最终将被魔鬼所吞没。我们知道,上帝国度的得胜一定要靠国度的决战,要靠集团军的配合,就好比是历史上的中日决战,侵略者入侵时,中国人凭血性去抗争或者某个村自发地去较量是打不过的。而侵略者真正惧怕的是全体中国人组织起来,整个的中国军队跟侵略者交战。显然,如果我们现在本位的包袱里面没有这样一个国度的异象,没有合一,我们就没有办法赢得未来的决战。

四、“3+2模式”

最后,我想讲一下中国基督徒要迎接未来新一波大复兴的策略是什么,我把它总结为“3+2模式”。

首先讲“3”。第一点是认罪悔改,我现在看到有两种倾向或者叫两条路径展现在面前。一条是政治的路径,就是认为通不过政府的阻挠我们就不行,另外一条是认罪悔改路径。我相信这条路将是我们复兴的关键。我们审判别人,别人就审判我们。我们认罪悔改就会引发整个民族的认罪悔改,所以我们认为,我们必须成为活祭,把自己先献上去。每个人都像亚伯拉罕那样,把自己的儿子,就是那最不能割舍的先献上去。当你将自己献上,你就没有你自己了,只有耶稣。不见你自己,完全地献上,所以我们只要把自己当成活祭。我们要在整个中国建立祭坛,我们的教会要成为祭坛。我们每个人要成为一个活的祭坛。我们的家庭要成为祭坛,我们的企业要成为祭坛,今后我们的学校也要成为祭坛。

我们要去宣告。穆斯林到哪都穿着他们的袍,他们到任何一个地方宣告,我们敢宣告吗?我们敢宣告我们是上帝的子民吗?我们要建立祭坛,人人都是祭司,处处都要有祭坛。认罪悔改我们才能得到能力,中国的变革不是我们做的,是上帝做的。但是上帝怎么来做,他要悦纳我们的祷告。我们的祷告怎么能够到上帝面前,就是我们要认罪悔改,认罪悔改的时候我们就得到能力,得到能力就带来复兴。

第二点,我们一定要建立共同的异象,“没有异象,民就放肆”。大家没有共同的异象,肯定是各自为战,每个人都觉得不得了,到最后即使有人说,自己杀了一千个侵略者,但是毫无意义,因为整个中国可能已经被侵略者占领了,这是没有意义的。

 

第三件事情就是合一宣教。所以说,我们要认罪悔改,拥有共同异象和合一宣教。

[转载]基督信仰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2”是什么?我提出两点,

第一,我们仍然呼吁使用一个策略,就是用基督的爱,去融化中国目前不正确的、过时的,甚至很有问题的宗教管制的大道,但是不要用人的血气去把它撞开。

第二点,要重视国度企业的模式。在我们的神学里面通常没有国度企业,没有企业家的地位。但是我们看到,传统的宣教模式已经是不再适合今天向未得之民宣教。大概每38000人才有一名宣教士,平均他们每一个未得之民的宣教经费才不到0.5美元,所以,如果还靠传统的宣教模式,我们一定会越来越走下坡路,取代它的一定是国度企业的模式。企业自己拿钱宣教,一个企业家的信主可能多建立一个教会,一个企业家信主可能就能影响他所认识那些精英人群,而且国度企业可以到达教会够不到的地方,他们可以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去,且可以自行解决经费,并有效地做跨文化宣教。我认为,中国的复兴,就要重视国度企业的模式。我的发言到此,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