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认罪、悔改、称义、成圣

 
 
 

日志

 
 
关于我

认罪、悔改、称义、成圣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载整理】麦种血路:韩国平壤大复兴(上)  

2013-01-06 11:25: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根据《韩国平壤大复兴的故事》《平壤复兴的经过》改编

博主按: 如今的韩国是一个富足成功的国家,但在100多年前,韩国却是一个贫穷落后,闭关锁国,被周围的列强常常压迫的弱国,是什么开启了富强的大门呢?这篇文章告诉了我们韩国真正开始复兴的时刻,那就是福音传入韩国。与众多基督教国家一样,韩国的福音之路洒满了殉道者的鲜血,但他们的血是值得的,他们死时播下的种子已经长成为大树。愿这篇文章给予我们每个弟兄姊妹以启发,让我们不怕牺牲地为神做工!并切切祈求神给中国赐下大复兴!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爱惜自己生命的,就失丧生命;在这世上恨恶自己生命的,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约翰福音12:24-25

1866年起到现在,圣灵点燃的福音之火从平壤的大同江边,到朝鲜半岛全地,到如今已经烧了一百五十多年。2005年,韩国政府公布资料显示,全国人口信奉佛教占22.8%,但信仰基督教(含天主教)超过28.3%,全球最大的教会韩国中央纯福音教会屹立在首尔汉江旁,教会人满为患,总统李明博也是基督徒。但是韩国在过去的宣教历史中,曾经背负着流许多无辜人血的罪,因为许多宣教士和信徒,都曾被人心中的无知和残暴杀害殉道。

大同江边的麦种──汤玛士宣教士

【转载整理】麦种血路:韩国平壤大复兴(上)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的博客

当我们谈到平壤大复兴时,不得不谈到一位宣教士──汤玛士(Robert J. Thomas1839-1866)。汤玛士宣教士出生于英国,是牧师的儿子,1857年进入伦敦大学就读,因健康和布道活动的缘故,1863才自大学毕业。汤玛士毕业之后就进入伦敦宣教会成为中国宣教士,同年六月四日在他父亲的教会按牧并结婚,七月二十一日就上船前往中国,十二月抵达中国上海。然而他的妻子因为不适应上海的气候,不久后就死于中国。汤玛士宣教士因妻子过世带来的冲击,加上他任职的教会宣教士前辈专权太严重,于是就放下宣教会的工作,成为了中国海关的翻译。在那里认识了苏格兰圣经公会的宣教士,再次被任命为宣教士。1865年九月十四日,他为了宣教来到朝鲜半岛的黄海道学习韩语并且在当地宣教,之后他的韩语学到能传福音的程度便回到中国北京,暂时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助理,等待机会到朝鲜宣教。

不久他得知,1866年八月有一艘商船“舍尔曼将军号”(General Sherman)会开往平壤,于是他以翻译员的身分带着许多的中文圣经上船。但因当时朝鲜若没有大清国的允许,就不可以与外国通商,因此九月五日朝鲜军队向“舍尔曼将军号”号开炮,以致船只搁浅,然后朝鲜军队便用火焚烧该船,下船避难的人一落地就被当场处死。汤玛士宣教士异常勇敢,不惧死亡的威胁,在船只被烧的时候仍然向外面拼命抛掷圣经、属灵书籍及福音单张。他两只手臂抱满了书籍最后一个下船,蹒跚着涉水上前,跪在一位军官及群众的面前,双手高举圣经要给他们。但军官和群众却不理睬他,就在朝鲜人用棒棍将他打倒的那一刻,汤玛士将圣经塞入他们的手中。

——他们将他杀了,全然不知道汤玛士到朝鲜是要帮助他们,这位才27岁的年轻宣教士,带着基督的爱千里迢迢来到亚洲,好不容易抵达了朝鲜,却从此殉道在大同江边。这粒落在土里的麦子,最后结出了许多的子粒来。特土良说“殉道是教会的种子”,他这颗朝鲜教会的种子就这样洒在朝鲜大同江边的沙场上。

那天,在令人心碎的大同江边,11岁的黄明大(译名)和他的叔叔看到了汤玛士殉道的经过,汤玛士临终前高喊“耶稣!耶稣!”,他们当时不了解那是什么意思,回家前随手捡起了三本汤玛士丢出来的圣经。一位叫崔致良(译名)的也捡起了圣经,但他知道这是一本禁书,于是就将圣经交给了一位平壤的公务员,当时任平壤监厅警备的朴永植(译名)。朴永植没有当场烧毁它,反而将圣经带回了家,将圣经内页一张张撕下,涂上了浆糊贴在墙壁上当壁纸,感谢神,这本“壁纸圣经”最后让朴永植信了主,而交圣经给他又经常到他家串门子的崔致良受到朴永植的影响也归信了基督。

那位捡圣经的少年黄明大后来成为大同江边“眺望教会”的会友,而崔致良成为平壤“外野村教会”的长老。而那间贴壁纸圣经的房子,后来成为平壤第一间教会,就是1907年平壤大复兴的发源地──“章台砚教会”的前身。当年捡到汤玛士圣经的人,还有一位李信行,她成为韩国第一位基督徒姊妹,而拿到汤玛士最后一本圣经的春权,在三十年后,在马布三悦宣教士那里受了洗,成为了安主教会(音译)的领导人。1893年马布三悦宣教士在平壤一带巡回建立教会,他发现许多涌进教会的人中,有不少人是因为当年拿到汤玛士所丢掷的圣经而信主的。

1876年,也就是距离汤玛士殉道的十年后,两位苏格兰宣教士在中国满州为第一位在中国的朝鲜基督徒受洗,并开始进行翻译朝鲜文圣经的工作,终于在1882年出版了朝鲜文的新约圣经。而在平壤大复兴前的二十年里,多达40多种流通朝鲜的汉字基督教小册子,也为大复兴修平了道路,这些小册子十分适合受到儒家文化影响的朝鲜。从1866年至1871年,朝鲜发生了大规模的对基督徒的迫害(the Great Persecution),12位法国籍神父中有9名被捕处死,信徒则惨死了8000人(史称“丙寅邪狱”),但这并不能阻止福音在朝鲜的复兴。朝鲜一直到1882年开始与外国建交后,才不再迫害传教的人。

“尼维斯宣教法”帮助建立韩国教会

【转载整理】麦种血路:韩国平壤大复兴(上) - heheaiyesu_和爱稣 - heheaiyesu的博客

 早期韩国宣教士最重要的决定,就是采用尼维斯牧师(Rev. John Nevius)在中国山东所用过的“尼维斯宣教法”。1890年他应邀至韩国,与韩国的宣教士分享其看法。之后,他的原则就全然地被采用。简略地说,“尼维斯宣教法”就是:

1.各人蒙召的时候是什么身份,仍要守住这身份(林前720)。尼维斯强调,基督教是为普通人预备的,也是经由圣灵赋予能力的普通人所传播的。尼维斯本人在中国大陆曾牧养过六十多个小礼拜堂、八百多个基督徒,却只用了两位支薪的助手。

2.教会所有的活动与工作必须鼓励由不支薪的平信徒来发展。工作必须只能发展到当地基督徒所愿意发展与维持的程度。完全仰赖国外力量所支持的工作必然要失败,教会的工作更是大量的属于不支薪的信徒来从事。

3.让所有基督徒在家中开始新的教会。教堂只有在当地信徒经济能力许可下才被建造起来。如果他们负担不起,就继续在家聚会,直到他们有能力建造自己的教会为止。在这种方式当中,教会从一开始就属于他们,宣教团体至终并不是教堂的所有人。

4.当教会成长且有能力之后,让他们从自己当中选出领袖,训练他们并支持他们作全时间的教会服事工作。如果他们无法支持一位全时间的工人,就让他们继续依靠义工和来自宣教士或其他国内工人不定期的教导访问。

5.强调系统性、长期的圣经教导。尼维斯认为主日讲章是用来教导,而非布道。在每个冬季,为教会领袖举行为期一个月的圣经班,这在农业社会是必要的。慕道友被接纳进入教会之前,要接受不支薪的平信徒领袖三个月至四个月的教导!教会强调背诵神的话语——这主要是因为当时许多人不识字。正因强调这样的圣经班,才奠定了1907年韩国平壤大复兴的基础。

6.让现存的教会来培植所有新教会。必须由现存的韩国教会培植出新教会,宣教士只是从旁协助而已。

基于这样有用的宣教法则的指导,1903年,复兴的火焰终于开始在韩国点燃。当时从韩国东海岸群山(Gensan)来的西方宣教士罗伯特.哈迪(Robert Hardie)博士,应邀在宣教士所举办的聚会中讲道。当他准备他的讲章时,圣灵藉着约翰福音十四章和其他经文教导他很多事情。他讲的这篇信息,使在座的宣教士们大受激励,与会的韩国信徒也都受到圣灵的感动。后来,哈迪博士又周游十所韩国宣教中心,宣讲神给他的信息。到了1904年,已经有一万人归向基督,这属灵的能力及复兴之火一直延续到1906年。

哈迪博士曾对与会的宣教士们和信徒们公开流泪忏悔:“其实我的心没有真正爱朝鲜人,每时每刻我都认为我比朝鲜人更优越,我倚靠医学院毕业的学历过于倚靠圣灵,见到朝鲜人的时候我就觉得他们很不干净,认为他们的饮食和文化都是未开化的,我的心里是充满着这样的骄傲。”他将骄傲、心灵刚硬、信心不足等罪在众人面前悔改,韩国人心中一向认为西方宣教士都崇高无比,但哈迪竟然如此谦卑地悔改,这带给韩国信徒极大的冲击,也成为平壤大复兴的起始点。

  评论这张
 
阅读(5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